开码日杀平特肖公式
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她被稱為東方“女福爾摩斯” 靠爛菜葉破謀殺案

2019-04-03 19:29  來源:北京日報  責任編輯:王淑靜
字號  分享至:

??? 原標題:房山有個“女福爾摩斯”?

說到福爾摩斯,大家耳熟能詳,英國大偵探運用各種刑偵技術和推理,從蛛絲馬跡中破獲一件件大案。當然,這只是文學作品,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刑偵技術是個非常嚴謹的學科。尤其是刑偵技術中的痕跡檢驗,作為刑偵破案的重要手段,需要從業者熟練掌握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光學、心理學以及計算機科學知識,還要面對刑偵過程中的諸多困難,甚至犧牲個人健康和家庭幸福,是個神秘而高尚的職業。

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李玉芬,就是這樣一位刑偵技術專家、痕跡檢驗高級工程師。北京甚至全國同行都叫她“東方女福爾摩斯”。

菜葉子上的指紋

恰恰就是這一瞬間給了李玉芬靈感——犯罪分子用手掰菜,或許也會因為用力留下汗液啊。

見到李玉芬前,我滿腦子想的都是電視劇《大宋提刑官》里宋慈的形象,冷峻堅定又瀟灑自如。真實的李玉芬卻消瘦,話音氣短,甚至還有些顫抖。但當我看到她因幾十年手捏冰涼銅鏡導致痙攣變形的手指,和被暗室燈光刺激而睜不開的雙眼時,我只覺在這個女人瘦弱的身軀里孕育著巨人般的能量。

李玉芬是半路出家的刑警,年輕時是一名優秀的中學教師,走上刑偵這條職業道路純屬偶然。


李玉芬在工作中

上世紀80年代,知識分子在各行各業都是鳳毛麟角,公安系統也是一樣,當時的房山分局想建立一個指紋痕檢中心,但一群粗老爺們兒,哪干得了這細致活?出身警察世家、對公安事業很有感情的李玉芬接受了這個任務。

光有信念可不夠,指紋鑒定領域在當時整個房山區都是一片空白。李玉芬只能到刑偵技術研究所速學了三個月,指紋專家馬建華寫的《十指管理方法》,厚厚一大本,李玉芬如饑似渴足足看了20遍,幾乎每段都能夠熟練背誦,每個專業名詞都能信手拈來;指掌紋圖譜類的教材市面上無法找到,她就照著馬老師的圖譜用手繪制了一本,一次畫不好就連續畫五次;指紋鑒別技術是國外引進的,為了讀懂原版英文文獻,英語底子并不夠的李玉芬到書店買了本英文詞典,一忙完案子,她就一手拿著文獻,一手拿著詞典,一個詞一個詞地啃,同事都笑她“找累”。

挑戰很快到來了。1989年5月1日,某菜園發生一起兇殺案,看菜的一個老人被殺。案發現場十分蹊蹺,菜地所種的圓白菜全部被拔出并且踩爛了,菜葉子滿地散落,沒有提取到有價值的痕跡物證,只有大片大片的爛菜葉。

找不到證據的干警們一著急就將現場所有的菜葉裝進筐里,認為這上面肯定有犯罪分子的指紋,只不過他們沒有辦法檢測出來而已。

李玉芬是分局唯一懂指紋的技術人員,可見到一筐的菜葉子,她傻眼了:“這是干什么,當我是收破爛的嗎?”

“李工,我們也沒轍了,現場很亂,只能把菜葉子都拿過來了。”

看到刑警隊長嚴肅的面孔、充滿期盼的眼神,李玉芬知道這不是玩笑。她收下了這一筐爛菜葉,可她只在書上見過從蘋果上提取指紋的例子,自己也沒操作過,在蔬菜葉上取指紋,更是從沒見過報道。

5月1日原本是假日,李玉芬卻拎著半筐圓白菜,一頭扎進實驗室。暗室里,她用右手拿著電筒順著菜葉打側光,左手用鑷子夾住一片片菜葉,翻來覆去地找,終于在葉脈上發現兩款減層指紋痕跡,但不夠檢測痕跡的標準。


李玉芬悉心指導學生。

眼看墻上的時鐘已經定格在了凌晨1點,鑒定工作毫無結果,沮喪的心情加速了疲憊的襲來,頭痛欲裂,眼睛模糊。她迅速站起來用涼水洗了把臉,清醒了一下,對著鏡子告誡自己:“不能退縮!”

活動活動右拇指,她又一次拿起鑷子耐心尋找,突然看到一片菜葉上有像手指捏過的痕跡,只是沒有指紋線痕跡。可很快她就發現這兩處指紋都是殘缺的,沒有任何鑒定價值,巨大的挫敗感涌上心頭。

疲憊與失望交加之際,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滴下,落在了她的手上。恰恰就是這一瞬間給了李玉芬靈感——犯罪分子用手掰菜,或許也會因為用力留下汗液啊。

李玉芬立刻想起以前學過的技術方法:只要破壞菜葉子的細胞,汗液的鹽分就會發生反應,再用溫加法將破損菜葉的水分蒸發,指紋線所觸及的部分會暗淡下來,指紋就會呈現。

說干就干,她立刻將有指紋的菜葉放到刀柄上,用加熱燈進行加熱。幾個小時過去了,終于,菜葉上慢慢出現了一圈又一圈的紋線,不一會兒,一個斗型指紋出來了,就是它!

李玉芬絲毫不敢怠慢,立刻拍照,拿到暗室洗刷,很快一張清晰的指紋照片被沖洗了出來。

此時窗外傳來了鳥兒嬉叫的聲音,李玉芬這才發現,天已經亮了,一個無眠之夜啊。

最終,通過這張照片上的指紋,三個青少年犯罪嫌疑人落入了法網。

失而復得的零件

機警的她在王某摸過的地方悄悄提取了指紋,回去進行對比,兩個指紋完全吻合。

1994年4月,北京化工某廠發生一起特大盜竊事故,該廠價值億元的進口設備中的重要組成部件丟失了,這些零件雖小,卻價值不菲,沒了這幾個關鍵部位的小零件,這些大型進口設備就無法啟動。

案件等級迅速升級,被定義為重大盜竊案件,李玉芬再次被派到了現場。

一進現場,李玉芬與同事一起認真勘察討論,發現倉庫大門并沒有破壞,可是東西卻丟失了,那么犯罪嫌疑人只可能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窗戶。爬窗戶肯定要用手去抓——職業的敏感性告訴她,窗戶那里肯定有線索。

李玉芬走到窗口,拿出相關設備操作起來,很快就從窗戶上提取到一個小手指的指紋。

在場的人都對她的行為表示疑問,憑一個小小的指紋能干啥?其中最不屑的就是廠子的保安隊長王某,甚至出言不遜:“你一個女的,還是回家哄孩子吧!”

李玉芬聽完一笑了之,回敬道:“我只相信科學!”

李玉芬很快扎進實驗室,連夜進行勘察檢驗。


李玉芬(右三)在頒獎臺上。

可是這期間,廠子里出現了怪事,丟失的零件竟然失而復得了,而且還是保安隊長王某帶頭找到的。李玉芬感到奇怪,認為這個王某無論從行動上和態度上都有疑點,決定提取這個家伙的指紋。

第二天李玉芬又來到現場,王某顯得極其熱情,他講述著找到丟失物品的經過,講得活靈活現,說是在廠子胡同的旮旯里找到的。李玉芬才不信這個家伙的話呢,機警的她在王某摸過的地方悄悄提取了指紋,回去進行對比,兩個指紋完全吻合,最終確認王某就是犯罪嫌疑人。

經過王某的口供交代,在進口設備搬進廠子的時候,有幾個外籍工作人員在那里調試,其中有一個小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盤算著,里邊說不定有外國進口的打火機,可以摸出一兩個玩玩。待晚上值班時,王某發現窗戶沒有關牢,于是打開窗戶鉆了進去。

只是在里面找了一圈,根本沒有找到打火機,王某只好將放在柜子里的新奇小零件裝走了,心想興許可以賣幾個錢,誰想到這小零件如此貴重,還驚動了公安。李玉芬專業嚴肅的樣子也把王某嚇壞了,他一下子心虛了,想把這些零件還回去,為此自導自演了賊喊捉賊的鬧劇,趁亂將零件扔在了廠子的旮旯里,為的就是洗脫罪名。

只是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最終也沒逃脫李玉芬的慧眼。

火柴上的血跡

她帶著從現場找到火柴遺留物和血跡回到了偵測室內,利用自己研發的鑒別技術,從火柴上面提取出1/3帶血的香煙痕跡。

法醫這兩個字如此神圣,李玉芬深知自己身上所承擔的重擔。

偵破一件又一件案件的過程中,李玉芬研究總結出了自己的一套辦法,其中之一就是運用邏輯思維進行案件推理。

1997年12月,良鄉某廠家屬院內發生一起兇殺案。

已經是痕跡檢驗工程師的李玉芬第一時間抵達現場,還沒有進院,就從院門的夾縫里看到兩個躺在地上的身影。這是她出現場最不愿意看到的,說明又有人被害了。

那是一對父女,男的30歲,女的是他女兒,才9歲,兩人都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就這么硬挺挺地躺在地上。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凋零了,每次見到這番場景,李玉芬都無比痛心,作為公安干警,她只有盡快破案,找出兇手將其繩之以法,才能告慰這對父女的在天之靈。

職業的機敏性讓李玉芬就像一條靈敏的警犬,在方圓幾百平方米的范圍內尋找著有價值的線索。她首先發現的是被害的女兒放在沙發上的書本和小黃帽,只有剛放學回家,孩子才會把書本和小黃帽放到沙發上,從這點可以推理出,案發時間應該是在孩子放學回家寫作業期間。

李玉芬又在門口處尋到一個火柴盒,這個物證很重要,李玉芬將它小心翼翼放進物證袋里。接著,她從地面的碎玻璃顆粒一直追尋到門外的碎玻璃碴,最終從門后找到一副帶血的手套和一把菜刀,這可是關鍵物證啊,上面肯定有犯罪嫌疑人的指紋。

李玉芬還從現場雜亂的景象中判斷出,這里發生過搏斗,并在地面發現了些許血跡,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她迅速提取了血跡。最后,從屋外垂到地面的被子上帶塵土的腳印上,李玉芬判斷出,兇手是男性。

但光有這些還不夠,李玉芬還需要在實驗室里完成最終檢驗。她帶著從現場找到的火柴遺留物和血跡回到了偵測室內,利用自己研發的鑒別技術,從火柴上面提取出1/3帶血的香煙痕跡。通過對比,確定為“都寶”牌香煙,明確了這是犯罪嫌疑人喜愛的香煙品牌,并最終通過血液確定了犯罪分子的真實身份。

她將這些推理出來的重要線索交給了辦案民警,民警們運用這些線索很快將案子偵破,將犯罪嫌疑人抓獲。

同事都對李玉芬豎起了大拇指,感覺太不可思議了,有刊物連續多次報道李玉芬如何破案如神,并給她起了一個傳奇般的外號“東方女福爾摩斯”。

謀殺,還是意外

二人交代的犯罪事實,竟然與李玉芬推理的現場分析完全相同。

李玉芬總是不斷告誡自己,絕不能有冤假錯案,一旦案件審錯,帶來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她曾經親自糾正過一回冤假錯案。

2000年3月,房山史家營派出所接到報案,該地一輛豪華轎車被燒毀,現場路基下有一具男性尸體,現場法醫通過甄別確定為他殺。

車主梁氏父子二人很快被確定為犯罪嫌疑人,警方認為他們將自己的汽車點燃燒毀,目的是為掩蓋殺人罪行。

可奇怪的是,父子二人被抓起來后一直喊冤,極其不配合口供工作,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辦案民警認為他們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打疲勞戰。

這事傳到了李玉芬耳朵里,直覺告訴她,這中間肯定哪里出了問題,她要去現場再勘查一番。

重感冒帶來的頭痛撕扯著李玉芬的神經。要是一般人,早就回家休息去了,可李玉芬不敢去休息,她生怕自己這么一休,這案子就出了差錯。對真相的追求激勵著她帶病抵達案發現場,忍著病痛勘查起來。

案發現場的景象告訴李玉芬,這次來對了。不足半個小時她就找出了問題所在,推斷這起案件根本不是梁氏父子所為。該案性質是縱火案,不是故意殺人——是主犯點燃汽車,爆炸后門板擊中另一名主犯面部造成的死亡。

李玉芬判斷的根據是,案件是熟悉現場的人員所為,而梁氏父子根本不熟悉現場,所以排除他二人。通過現場偵查判斷,死去的男子其實是縱火嫌疑人之一,很大可能是因爆燃意外被炸死亡的,其他嫌疑人救人未遂后逃跑。

聽到這些,辦案人員立即更正了偵查方向, 先后傳訊并抓獲了死者的弟媳、弟弟。二人交代的犯罪事實,竟然與李玉芬推理的現場分析完全相同。

李玉芬對自己職業的熱忱超出了常人的想象。總有人問她:“干這一行,你不覺得害怕嗎?不覺得臟嗎?”但在20余年的工作中,李玉芬早已對法醫工作有了自己的理解,看到自己提供的信息、線索和證據幫助同事破獲了一起又一起重大案件,抓獲了一個又一個兇惡歹徒,她總會感受到從事刑偵技術工作的神圣、職責的重大。

有了這么多成績,放到一般人早就該卸下重擔,享受人生了。可李玉芬總覺得不夠,還想為給后來的新人多傳授些經驗和知識,將中國的刑偵技術事業推上更高的臺階。

她將自己20多年的工作經驗整理成論文,總結了對白菜、蘿卜、菠菜、苤藍等常見的11種蔬菜,蘋果、梨、柿子等12類瓜果的指紋提取方法,以及對各種顏色、質地、圖案的布、綢、革、紙類進行痕跡顯現提取實驗的方法。

李玉芬還結合自身工作實踐與積累,撰寫了《色彩鞋樣圖譜》《直覺思維在偵察破案中應用的研究》《關聯思維在串并案中的作用》《特殊反向指紋的識別方法》等多部專業書籍,為學習法醫的學員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和理論支持。

從警多年,人們從沒有看到李玉芬請假,也沒有聽她說過一句累,然而事實上,李玉芬早已為事業付出了身體健康的代價。多年的工作使她積勞成疾,每次看案卷,一看就是大半天,頸、腰、肩會疼痛難忍。為堅持辦案,她就把椅子高度降低,讓脖子與桌面一般齊,減小頸、腰的彎折角度,這樣會好受些,可以堅持更久。

由于長期接觸化學藥物,使她的眼睛視物不清、變形,血小板長期低于12000,而白血球則高達1500以上,而李玉芬始終以飽滿的精神狀態全身心投入破案工作,絲毫沒有松懈。

作為一名人民警察、優秀的法醫工作者,20余年來,李玉芬總共出現場幾千多案次,用痕跡物證等認定案件1200余起,協助破案22起,抓獲罪犯1000余名,破案率為100%,沒有一起錯案。她先后榮獲“二級英模”“全國優秀人民警察”“中國杰出女民警”“全國三八紅旗手”等多項榮譽,還代表房山區警察,成為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一名火炬手。

李玉芬已經退休了,但還繼續戰斗在刑偵工作的戰場上,繼續偵破疑難案件,向學生們傳授自己多年的刑偵經驗,發揮余熱。用她自己的話說:“做好刑偵技術工作,是刑警的神圣職責。”

? ? (史嘯思)

法治三分鐘丨 偽“富二代”一身假名牌騙19名女...

近日,河南鄭州市公安局破獲了十余起專門針對年輕單身女性的詐騙案件,一位渾身假名牌靠詐騙度日的偽“富二代”。

非法斂財6700余萬!海口54人涉黑案二審駁回上訴...

省高院二審依法審查后,認為陳亞文、段耀路利用職務便利為黑社會性質組織謀取利益,社會危害性大.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刷屏了!兒子日記惹哭硬漢老爸,不止是感動……

致敬!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开码日杀平特肖公式 街机西游争霸手机版 1号钱庄 老虎机单机免费安卓版 ag平台猛龙传奇 下载APP送28元彩金100可提现 好运来时时彩平app 龙王捕鱼现金兑换游戏 篮球的所有资料 像pp达人赚钱的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