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码日杀平特肖公式
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浙江慈溪22歲舞蹈老師倒在前男友刀下 庭審披露眾多細節

2019-04-04 14:28  來源:浙江法制報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王淑靜
字號  分享至:

2018年8月1日晚,浙江省慈溪市鬧市區,22歲的舞蹈老師陳某被前男友吳某當眾刺扎多刀后身亡。

這起慘烈的惡性案件震驚世人。陳某生前是一位青春美麗的姑娘,曾因一段在西湖游船上拍攝的抖音短視頻,獲得過百萬點贊。

2019年4月3日,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組成七人合議庭,在慈溪市人民法院的一號法庭公開開庭審理這起吳某涉嫌故意殺人案,很多案件細節在庭審中被披露,令女孩喪命的這幕悲劇只發生在兩分鐘內。


極端的愛戀

身穿黑色T恤、藏藍褲子,理著平頭的吳某由法警帶上法庭。吳某相貌清秀,此前有媒體稱其長得有點像明星霍建華,但記者在法庭現場看到,他明顯發福了。

吳某出現后,旁聽席就傳來陣陣啜泣聲,那是陳某的媽媽。據悉,陳某家屬沒有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但他們委托兩名代理律師出庭。家屬表示他們沒有任何賠償訴求,只要求對吳某處以極刑。

“兩個人既然沒有緣分,就應該好聚好散,為什么要殺我女兒?”大半年來,陳媽媽一直發出這樣的質問。


陳媽媽思念女兒

陳某家境優渥,家里開有工廠,作為小女兒,她被父母哥嫂寵愛有加。2015年9月,陳某幼師畢業后進入慈溪某幼兒園任教。2016年底,家里給她買了一套房子。2017年,陳某辭職去了培訓學校當專職舞蹈老師,家里又給她買了輛奔馳車代步。

也就在2017年初,陳某結識了比她大5歲的吳某。確定戀愛關系后,吳某很快搬進了陳某的房子開始同居。

但吳某脾氣不好,期間兩人一直分分合合。據陳媽媽說,去年2月,陳某很急地打電話回家說車被吳某攔了,鑰匙也被他拿走,她扔下車先去上舞蹈課,讓爸爸幫忙拿回鑰匙。第二次沖突發生在去年4月的一天凌晨,陳某哭著給哥哥打電話說家里的門被吳某踢破了,后來又說人逃走了,讓哥哥不要過去了。

2018年7月,陳某正式向吳某提出分手。據培訓學校負責人說,陳某向其哭訴過分手理由,是因為陳某在抖音上走紅后,吳某老是想利用她賺錢,但她覺得那不是正經工作,而且吳某還給她發過虐狗之類的視頻。

可陳某提出分手后,吳某仍跟蹤糾纏陳某,將陳的汽車車標折斷、車身刮花,甚至大打出手,直至8月1日陳某出事……

致命兩分鐘

檢方的起訴書描述了案發過程:2018年8月1日20時許,吳某在慈溪市新浦鎮被害人陳某工作地點門口附近等陳某時,看見陳某坐上一輛小轎車,就駕車尾隨。當車輛行駛至慈溪市新都匯附近時陳某下車,后吳某佩戴口罩、攜帶尖刀,追上陳某,并強行將陳某推入一店鋪內。在該店內,吳某持尖刀連續捅刺陳某腹部、頸部等部位,致使陳某頭臂干被刺破急性大失血死亡。

在慈溪市區最熱鬧的地段,吳某以最慘烈的方式殺害了陳某,公訴人用“手段特別殘忍,情節極其惡劣,后果極其嚴重”來形容。

令人驚訝的是,當公訴人訊問吳某作案細節時,他回答得異常冷靜,像在陳述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

“我是想跟她好好說話的。”吳某說。因為他一直誤會陳某交了新男友,當天他看見陳某上了男同事的車后就一直尾隨,還帶了一把水果刀,用一件紅色條紋衣服包裹住。

追上陳后,吳某第一句話問:“是不是跟男人約會?”陳某否認了,但她害怕,大叫保安,叫聲讓吳某心慌意亂。他推陳某進了一家店鋪,“她不叫的話就不會有事。我叫她不要叫了,再叫就捅過來了,但她還一直叫,我不想讓她再叫”。

刀狠狠扎進了陳某的腹部,陳某馬上倒了下去,喊著救命,吳某又捅了幾刀,先是腹部,再是脖子,足足十余刀,其中一刀刺穿胃壁,一刀穿透喉部并刺穿大動脈,可見當時吳某下手之狠。

“為什么跟她說話,你還要帶刀去?”審判長這樣問吳某。

吳某解釋說,因為之前求復合不成功,軟的不行就打算來硬的,“想嚇唬嚇唬她”,讓她回心轉意。

“拿刀是讓陳某回心轉意,捅一刀也是讓她回心轉意?捅那么多刀也是這樣嗎?”審判長反問。

“第一刀下去后,頭腦一片空白。”吳某說。

案發商場的監控視頻顯示,這個過程只發生在兩分鐘內——當晚8點56分,吳某推陳某進入店里;58分,他拿刀逃離。

是蓄謀已久還是激情殺人

“我犯了罪,我承認。”吳某對檢方指控其故意殺人罪不持異議,“但真的不是有預謀的。”庭審中,控辯雙方的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吳某是預謀故意殺人還是臨時起意激情犯罪,是否構成自首以及是否可以從輕減輕處罰。

公訴人稱,2018年7月26日,吳某在超市買了兩把刀,其中一把在案發前威脅陳某、陳某朋友后扔了,另一把行兇時用的刀放在車內。案發當天,吳某給陳某發過三條短信,分別為“你不要逼我,我命都可以不要”“你一定要逼我弄出人命”“你完了”,又給自己表姐發了“我要弄死她”的短信,當天他還買了口罩,這些行為都可證明是有預謀的蓄意殺人。

另外,檢方指出,吳某在逃離店鋪過程中扔掉刀,駕車離開,中途臨時停車,用光盤擋住車牌。后投案自首。

吳某辯護人則表示,該案是因婚戀矛盾激化引發,吳某事發前主觀上是想復合,并無預謀,事發時本意想嚇唬陳某,求合不成臨時起意殺害陳某,屬激情犯罪,案發后存在自首情節,請法庭在量刑時考慮。

但公訴人認為,吳某不計后果連續捅刺被害人要害部位,逃離后也沒有救助行為,情節惡劣。

被害人陳某家屬委托的代理人則表示,吳某長期對陳某施加精神與肉體上的折磨,逼迫與其復合,因陳某試圖擺脫、反抗吳某的控制,導致吳某心生怨懟,足見他是有預謀犯罪。

破碎的幸福之家

4月2日晚,記者來到距離慈溪市區四十分鐘車程的新浦鎮。到市區工作以前,陳某和父母哥嫂一起住在這里。

一棟高挑的三層小樓,四代同堂。陳媽媽介紹,在這棟小樓對面,他們還花90多萬元蓋了一棟兩層半的樓,本打算用來給女兒做婚房的。“蓋的時候女兒才19歲,本想等著以后結婚時再給她裝修的……”陳媽媽沒說下去,抹起了眼淚。

距離事發已經半年多,陳媽媽的精神狀態一直不佳,每每提到女兒就止不住流淚,嗓子哭啞了,眼睛哭腫了。

她帶記者走進陳某生前居住的臥室,房間保留著原來的樣子,床上鋪滿了陳某從小到大得過的榮譽證書、獎狀、舞蹈考級證書,床頭掛著一套黑色舞衣,那是陳某跳舞時最喜歡穿的一套衣服。她哥哥說,大部分衣服都送人了,只留下這套。梳妝臺上還擺著陳某用過的化妝品、梳子等。


陳某的獎狀證書

陳媽媽撫摸著女兒的獎狀,泣不成聲。案發前,他們是令人羨慕的幸福家庭,女兒的離開讓整個家的心都碎了。

她在女兒房間的墻角設了個小小的靈位,上面擺滿了女兒好看的照片,想她的時候,陳媽媽就看著照片一聲聲地喚著女兒的名字,可她再也無法得到女兒的回應……

不懂電腦的她讓兒媳幫她在微博上第一次開了賬號,微信頭像是女兒的照片,微博名就叫“我可憐的XX去了天堂”,她幾乎每天都要發好多條朋友圈信息,每一條都和女兒的案子有關。

陳某的哥哥打開陽臺的門,指著樓下一個陰暗的角落對記者說,當初吳某就是躲在那里,拍了照片發給她妹妹,暗示妹妹自己已經跟蹤到了家里。可以想象,收到照片的陳某當時內心是多么恐懼……

該案因案情重大,法庭未作當庭宣判。?


开码日杀平特肖公式